王家屏的六必居酱瓜

八卦事业永垂不朽!!!!

【史料】高拱先后写给徐阶的三封信

*高拱全集 【】内为我注

〇 答存斋徐公书(以下处徐事)【此信当写于徐阶刚刚去国后,高拱接任首辅,徐阶担忧他清算自己】


      仆观古人,有以国家之事为急,而不暇计其私嫌者,心窃慕之。今以仆之不肖,乃荷圣主眷知,肩当重任,诚日夜竭其心,力图所以报称者之不暇,安敢复以小嫌在念,弄天子之威福,以求快其私哉!用是托章大理者达意门下,盖出实心非为狡也。


      且近时人亦有不乐彼此之遂平者,仍为未解之说。其意以为称仆未解,则可以贾怨而收恩;若明言无他则就中无可作为矣。此意仆已识破,故一切不理,付之罔闻,久当自消灭也。愿公亦付之罔闻,则彼无所施计矣。


     章子人回,敬此布复,惟鉴亮,幸甚。【信件末尾套话】


〇 与存斋徐公书一【此信当发生在在海瑞巡抚南直隶,查出徐家侵占田亩,并抓徐阶三子下狱后】


      仆不肖,昔在馆阁不能奉顺公意,遂致参商,狼藉以去。【高拱好刚…】暨公谢政,仆乃召还,佥谓必且报复也。而仆实无纤芥介怀,遂明告天下,以不敢报复之意。天下之人固亦有谅之者。


     然人情难测,各有攸存。或怨公者,则欲仆阴为报复之实;或怨仆者,则假仆不忘报复之名。或欲收功于仆,则云将甘心于公;或欲收功于公,则云有所调停于仆。然而皆非也。仆之意盖未得甚明也。【推锅】


      古云:“无征不信。”比者,地方官奏公家不法事至,仆实恻然。谓公以元辅家居,岂宜遂有此也。【所谓政治反话,品味一下】且兔死狐悲,不无伤类之痛。会其中有于法未合者,仆遂力驳其事,悉从开释,亦既行之矣。则仆不敢报复之意,亦既有征,可取信于天下矣。盖虽未敢废朝廷之法,以德报怨;实未敢借朝廷之法,以怨报怨也。【高拱:没错,就是在“以直报怨”啦】


      念昔仆典试时,曾以题字致先帝疑,公为解护,仆实心感之。【嘉靖四十四年高拱主考,傻乎乎出了带“夷”的题目,嘉靖震怒。按,嘉靖非常讨厌“夷狄”二字,每书至,必然写得非常小。】当公不悦仆时,仆曾明告公云:“公即仇我,然解先帝疑一节,终不敢忘,必当报效。”曹公而去,言固在耳,公不记忆之耶?今此之举,固当日初心无敢变也。然既有以取信于天下,则乃可有辞门下,故敢奉书,布区区之意。


      今以后愿与公分弃前恶,复修旧好。毋使借口者再得以鼓弄其间,则不惟彼此之幸,实国家之幸,缙绅大夫之幸也。丈夫一言,之死不易。皇天后土所共鉴临,惟公亮之,不宣。【😂发誓了】



〇 与存斋徐公书二【此信写于隆庆驾崩,高拱被张冯联合驱逐之后】


    远辱书教,兼惠缛仪,庄读登嘉,感刻无已。


     仆本无他肠,而人不我释,必假以不相忘之说,心甚苦之。幸公见信,彼此了然。今仆且归,愈更无说矣。原始要终,止是如此。诚欲有为,当于何时也。往事成梦,黄粱已熟,一叹一笑而已。【老高心灰意冷了】


     人回,草草布谢,言不能悉意。临封惘然,统惟台鉴,幸甚。



【补充:其实徐阶和高拱的政治斗争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,差点拔剑那种。不要被信件骗了。我怀疑全篇最真实的只有“原始要终,止是如此。”和往事成梦,黄粱已熟,一叹一笑而已。”这两句话】

评论(6)

热度(76)

  1. 共9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